姜皛白

良人(下)

良人(下)

就像你抱不走一只本性不羁的野猫,即使被关起来都无法阻止猫拨弄利爪奋力逃脱。

他高中那年,被学校开除。母亲多次找到学校争取,却被一笔巨款交易挟持。

母亲虽然年近五十,但风韵犹存,清秀可人的面目宛若豆蔻少女般柔润。

父亲更不想让儿子失学,走亲访友,到处借贷。

金钱面前无血亲,溺没面前无英雄。

父亲攀了高利贷。就像攀上不停上升的山峰,退路便是坠入。

母亲被人从家里绑走,父亲睁眼看着,手无寸铁,更无寸金。

晚上,母亲被黑老大蹂躏。

三天后,母亲被送回来了,躺在家门前一动不动,肢体僵硬。

就是那一天,他的眼睛永远失去亮光。破灭一个人的希望,就会使他再也无所顾及。

他一个人进去的,没有人出来。

“有必要吗?......”

有必要吗?他在脑中重复父亲这句话。

他瞪圆了眼睛,“你这个懦夫!”

“还不是为了你!都是为了你好!...现在可好!你还有脸怪我?......”

他知道这本来是他的原罪,但对父亲的不满情绪仍然不可阻拦地爆发出来。

他猛地站起来,却没有话可以说。

他厌恶身边的一切,从小父亲对他严格要求,他却不能选择自己想要的。

或许,顺从的畜生活得轻松一点?

或许,未完梦的父母都想要创梦的无脑傀儡?

他们想,你是我们造的,是我们养的,必须由我来判处你。

他想知道如果一切从未发生会是什么样子。社会需要“良民”,父母想要“好孩子”。

在明天的黎明破晓前,在无尽的伪善召唤下,他回归本初,血液流尽。

灵魂出世,眼泪流干。

父亲把他和母亲葬在一起,母亲的碑上刻着“爱良”,他的碑上刻着“良人”。

良人(上)

良人(上)

他的眼神离迷,注入灯红酒绿,倒映着夜店女郎妩媚的身姿。

今夜又是彻夜狂欢的压抑日子。没有人能逃脱物质世界的诱惑,精神世界的靡颓。像灰色的天堂,充斥在他身边飞过的都是黑色的霓虹。

就像恍惚间穿梭的经历这样,逃课厌学的好孩子,最后终于逼成了大人口中的坏孩子。

一个壮汉威风凛凛地走过来,面朝他而来。

又一个壮汉走过来。

五个壮汉将他严严实实的包围。

他的脸上毫无表情,却处处透露着愤怒。

“弄我们老大?你小子不想活了!”

他冷笑一下,一口唾液啐去。

“你们一起上啊。”

他本不想这样。他本不想砸碎酒瓶;不想把匕首夺下刺入别人的胸膛;也不想吓跑所有无辜的人。

但他们无辜吗?

那天他杀了所有人。

包括他自己。

那天他和父亲相逢在牢狱中,隔着厚重玻璃,穿着橙色狱服,却显得精神许多。

“最近吃得好吗?......”

“还好。”

“吃不饱的话和爸爸说...爸爸给你送饭...”

他沉默良久。

“妈妈的祭日……”

“什么?......”父亲假装不明白,但是父母对于孩子来说是最差的演员。

“是因为妈妈,才来的吧……”

......

(未完待续)

太阳西下后黄昏就变得阴沉,西凉荒唐的燥热无法褪去。他久久地伫立在天地两端,灵魂早已从眼神中游走。

她双眼润湿了,雨滴落在她的脚下。

“你真的要走?”

“是啊,去江湖。”

“你什么时候回来。”

“等西凉的大雨汇成绿洲。”

她不再追问,只明白子一去,归无期。

“这青丝你带着,留个念想。......”

他在风雨飘摇中走了,她感到伤心,没有太阳的时候离去,连影子都无踪。

他没有回头,否则看见她的眼神,眸中也要大雨倾盆。走了,就去了,回头,就走不动了,他想。

她目送着他的身影,直到他与混沌融为一体。

一年,雁归来,子无归。

一年,酒座满家,子无归。

一年,乱世,游侠归来,子仍无归。

十年,红尘落定。

子游至荒原,有酒家。入门,喝酒。

红衣裹素娘,看到客人进门,迎上前。

子落座,八坛烈酒。红娘问客:“大侠可有心事?”

“少年离乡,遂至此,十载!”

“大侠心有所期?”

“正是!姑娘赠予青丝,毋忘!”

“青丝在否?”

他从衣袖中找出青丝,却发现已成白发。

“大侠不必再相挂,青丝已成白发。”

“请指路!”他向红娘拱手。

“此去十里,便是西凉,已无荒凉。”

他拍案而起,便回故乡,摇晃着身子,回头望。

“毋返,相忘!”

红娘流下眼泪,滴在地上。

“此行江湖,西凉已死。”

他消失在远处,她捡起白发,不再盼望他的身影。

樱花恋人

第二章

“呃......是的...租房子。”

“要住多久?”她睁大双眼,歪着头,满脸好奇的样子很讨喜。

“几个月,花季过去我就走。”

她若有似地点点头。“好,跟我来吧,离这里不远。”

沿着街道走到头,就是一片街区,街区延续着整个小镇的老旧气氛和浪漫格调,但却是新建的。

里面的配套设施完善,楼层干净。
“十五层。”

电梯门打开,顺着走廊过去最后一间。

“就是这件了!”她打开门,“里面有点窄,但是都是收拾干净的,时候不早了,你就先住一晚,不算钱,明天我们再谈价钱。”

“哦......谢谢!”她转身就要离开,江流叫住她:“还没问小姐怎么称呼?......”

她回眸一瞥,“樱荼,我的名字。”她笑起来,很可爱。
“好的,樱小姐,明天见。”

江流走进房间,又闻到了那股奇怪的清香。里面的确很整洁,可能是可以打扫过,或是根本没有人住过。

小客厅不过十几平米,但有一面大窗子,几乎是墙面积的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有一个小台,刚好可以坐在上面弹吉他。

他放下行李,坐在台上向下面望,看见一个走过人影,貌似就是樱荼。

把手机插上电,突然发现有许多未读消息,是谭晶晶。“你去哪儿了?一声不吭就走了?”“你到底同不同意啊?连电话也不接,消息也不回?什么意思!”

手机消息不停涌进来,他知道谭晶晶不得到回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果然又打开了电话,他仍然拒接。
打开通讯录,存下一个新的联系人,樱荼。


樱花恋人

第一章

一辆绿皮火车缓缓进站,驶入一个老旧的火车站。

江流被喧闹的人群吵醒,一只手托着腮,另一支仍紧紧握住吉他。

他随后便下了车,发现已近黄昏。只抬头仰望阳光,光线洒在生锈的站牌上,樱花小镇,上面这么写着。

他听闻这里的花季特别美,开满樱花,因而得名。于是他想找,顺着街道漫步,太阳从屋顶落到地上,月亮从地上挂到天上,他没看见一朵樱花。

他理应失望,但是没有什么比他更失望了。
他花了两天才坐火车来到这里,还没歇脚就回去吗?

路段亮起来了,他才发现天色真的晚了。

不要在意樱花了,这里不是很好看吗?他想。
这里的街道、建筑一切都显得老旧,但是就是那么有韵味,那么的相称。作为外来者,心中的一种美感油然而生,他想唱支歌,但是累坏了。

他坐到路灯下的木椅上,对着一则租房广告,拨起了电话。

一个女孩,也在街道上散步。

她是一个穿着淡雅,身材娇小的女孩子。
她不经心经过江流的身边,却引起了江流的注意。

一种奇特的清香,并不浓郁,也不刺鼻。她有一头柔顺的长发,散下来,跟随微风轻轻摇摆。

“滴......”他还在拨电话。

“叮......”她停在他的身边,电话响了。

那一瞬间她终于转过头来,他在昏黄的灯光下也看得格外清晰。

她的眸,仿佛是一片宇宙,清澈透亮。她的面容姣好,柔软却动人。

江流愣住了。反倒是她先反应过来,用与那温婉相称的甜美嗓音问道:“要租房?”

即使长着一张苦瓜脸,也要记得你的笑容同样美好。 ​​​